柳州化工机械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化工机械厂家

[资讯].南水北调中线踏访陕南道中

时间:2022-11-24 来源网站:柳州化工机械网

[南水北调中线踏访]陕南道中

湖北曾祥惠 黄中朝

2日上午10时许,车从湖北进入陕西白河县境。

撒满山岭的阳光,在苍翠的山林与火红的枫叶上跳跃。

奔腾的汉江,穿梭于崇山峻岭;轮下的公路,与汉江缠绵同行;越山过涧的襄渝铁路,夹江向前伸展。江不舍路,路不离江,构成陕南道中奇特的风景。

“哎呀,这里堵车了!”司机发出一声惊呼。

放眼望去,前面是一条车的长龙。重吨位卡车、客运车、越野车与小轿车,杂陈路中,不见尽头。

从车里下来,我们在车与车之间穿行。挂有“麻虎”路牌的地段,一片泥石流占去公路半边。20多个民工,正在突击疏通。

“这路怎样了?”我们问一个陕西大货车司机。

“还能怎样?”陕西司机吃惊地瞪圆眼睛,“前几天下过雨。雨季里,这路十天就有两个五天堵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“天要下雨,山要滑坡。人力怎能抗拒?!”

无奈,只好等待。谁知,这一等竟过去近两个小时。

越过险段,路面变得复杂起来。我们乘坐的越野吉普,不时驶入满是泥浆的地段,像一艘激流中的船,摇摇晃晃地艰难行进。

倚江开山筑成的公路,高出江面七八米,或十多米。从山坡上滑落的土石,往往坠入江中,把江面染成片片土黄。

沿蜀河与汉江交汇处前行,公路裂开100多米长的缝隙。车行其上,人心提到了嗓子眼。要不了多久,这些裂开的路面,终不免滑落汉江。

车出旬阳县城10多公里,又一处泥石流铺满路面。我们的车再次被困住,4个多小时后才得以脱身。

夜幕早已拉下,好不容易到达安康,司机掐指一算:“从白河堵车到此,不到两百公里路程,竟走了上十个小时。”

翌日一路行来,316国道始终与汉江如影随行。多处被滑坡堵塞的路面,令我们目光不忍相接。

到达汉水源头汉中,《陕西》驻汉中站站长杨建平,问起旅途情况,我们如实相告。

“这就是汉江两岸的交通特点。”杨建平略有所思,不无沉重地说,“古往今来,秦巴山区,就是这样被严峻的自然环境逼着倚江修路。”杨建平告诉我们,蜀道之始的古褒斜栈道,就是一个明证。

褒斜“栈道千里,通于蜀汉”。《战国策·秦策》和《史记》,对此皆有记述。郦道元《水经注》称,“褒水又东南历小石门,门穿山通道六丈有余。”千古流传的摩崖石刻“石门汉魏十三品”,对古人依江开山筑路,也有着明确的记载。褒斜栈道,这条我国历史上持续3000多年的交通要道,就是沿着汉江主要支流褒河开山延伸,从汉中越秦岭而达关中。

往事千年,沧桑巨变。置身褒斜栈道遗址,我们思绪万千:在南水北调中线上游水源区,如何看待倚江筑路现象?

汉中市水土保持工作站站长余海明认为,汉江流经汉中城固、洋县、西乡等地,两岸近百公里均属风化花岗岩地带,虽有青山掩盖,但山石易于流失。纵横交错于汉江流域的公路干线与支线,如同为花岗岩风化流失开了一道道口子。

踏访中,我们到过汉中、安康一处处山水林田路综合治理的小流域,都在公路沿线。汉中、安康的同志说,之所以这样做,一个重要的目标,就是为了减少水土流失引发的公路坍塌,减少山石泥沙进入汉江干流与支流。汉中、安康人十分珍惜水资源,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鄂西北与陕南山水相连,同处南水北调水源区,同处壁立千仞的秦巴山区,鄂西北境内一些地方,也倚汉江走向筑路,也有滑坡山石坠落江中。倚江筑路,这是现实的选择。我们似乎没有理由苛求这种选择。然而,倚江筑路引起的地质变化、山体滑坡、淤塞江河,却令人忧虑。显然,实施南水北调中线工程,汉江上游水源区的道路如何建、怎样管,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紧迫问题。

上海智能化装修

佛山家庭装修价格表

餐厅装修

上海装潢设计